他心里就特别难受

2020-06-17 18:01

第二天,罗志明就坐火车回了福州。在火车上,罗志明接到了罗华打来的电话。这是父子俩15年来的第一次通话。父子俩约定好,这个春节,一家人要聚在一起烫火锅,拍一张全家福。

罗华来到重庆市区后,在餐馆洗过碗、端过盘子。后来,他跟厨师学了厨艺,当起了厨师。

10月15日晚上,罗志明找到了儿子开的火锅店。进店后,他找了一个最偏僻的位置坐下,点了不少菜。

“你怎么这么不听话,这么贪玩!”罗志明怒斥儿子,而且越打越生气。竹棍打裂开后,他又拿起农具,朝罗华打去。

“我心里面还是恨他。”罗华说,结婚时,父亲没有给一分钱。结婚当天,罗华和家人拍了很多照片,可是这些照片里,唯独缺了罗志明。

2008年,罗志明离开老家,去了福建福州打工。“我想多存点钱,给儿子娶媳妇用。”罗志明给妻子说,如果儿子给她打电话说了什么,一定要告诉他。15年来,罗志明都靠妻子了解儿子的消息。

2011年,罗华结婚。罗志明在妻子的劝说下回重庆参加了儿子的婚礼。这是父子俩多年后的第一次重聚。罗华带着妻子给罗志明敬了一杯茶,但却没有喊过一声“爸”。

罗志明当时以为,儿子只是跑出去躲一躲。可是他没有想到,这是他一生中,做得最后悔的一件事。儿子这一走,就再也没回家。罗华回忆说,他离家出走后,在草丛里打了一条蛇,卖掉之后当路费,一个人到了重庆市区。

罗志明只有小学文化,这是他第一次写信。信里有不少错别字,可是每个字都是他最想对儿子说的话。

罗华拿到信后,一边读信,一边擦泪。因为,写信的这位中年男子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已经断交15年的父亲罗志明。

10月14日,罗志明买了一张硬座火车票,坐了26个多小时回到重庆。在回来的火车上,罗志明写了一封信。

“我不想用钱来复原我们父子的关系。”罗志明说,他知道自己欠儿子的太多,他一直想弥补,但又不知道怎么弥补。

罗华离家出走之后,罗志明心里一直很内疚。“我知道他心里很恨我,我想把他找回来,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。”罗志明说,每年春节,看着其他家里一家人团聚,他心里就特别难受。

罗华至今还记得,15年前的9月29日,是他在丰都老家生活的最后一天。

中年男子一直没有进店,他大部分时间低着头,偶尔站起来往店里看看。后来,中年男子又让服务员加了两次菜,每次都要问一些关于火锅店和罗华的问题。晚上8点多,中年男子在付账时,交给服务员一封信,拜托他等店里打烊后,再交给老板罗华。

“不用,不用。我跟他不熟。”中年男子的表情有些紧张,又朝店里望了几眼。后来,中年男子又问了服务员店里的生意如何,老板对他们好不好。

罗华说,小时候,父亲经常打他,后脑勺的疤、左手的伤都是父亲打出来的。因为左手有伤,罗华每次炒菜掂勺时,左手都会钻心的痛。每当这个时候,罗华都恨极了自己的父亲。

信中的每一个字,都表达着一个父亲的歉意和无声的父爱。15年的父子仇怨,都融化在了字里行间。

直到前几天,罗华把收到信的事情告诉妻子,妻子才告诉罗华,父母给了她3万元的彩礼。“你老汉当时千叮万嘱,千万不能告诉你。”罗华的妻子说,这几年,她曾背着罗华,偷偷地带着女儿回过几次老家。

“真的很好吃,我真希望每天都能吃到他做的火锅。”罗志明说,他是含着泪吃完了这顿火锅。

这一天,罗华放学后又没有按时回家。晚上7点多,罗华刚到家,父亲罗志明就拿起一根竹棍,冲向罗华一阵乱打。

“我没得老汉。”罗华很少对外人说起自己的父亲。有人问起来,罗华一般也只会说这一句话。

今年国庆节,几个老乡从重庆到福州来看罗志明。“你儿子有出息了哦,开了家火锅店。”老乡们告诉了罗志明,罗华开了一家火锅店,并请了很多老乡捧场。